【见证】|她十几年供奉邪神,感觉身体一直被什么束缚,直到天主出手拯救……

真理 文化 Byzhenli, 真理文化

【见证】|她十几年供奉邪神,感觉身体一直被什么束缚,直到天主出手拯救……

“我觉得没有天主我就不能活,没有天主,魔鬼就会来身体里占地方”

这是我们今天采访的主人公庞云兰领洗四年,传教三年的最大感受。

庞云兰一家曾经生活在一个没有一个教友的村子,那个村子几乎家家都敬拜邪神偶像,她家也不例外。供奉邪神十几年,从来没有听说过天主教信仰的她,为什么会开始寻求天主?在寻求到天主之后,又是什么让她充满热情和喜乐的投入到福传事业当中?

今天让我们跟着木兰一起,走进庞云兰的故事……

木兰:您好,很高兴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,您先介绍一下自己吧?

庞云兰:你好,我叫庞云兰,来自河北景县,我是2016918号领洗,到今年刚好四年,现在跟着我们教堂的福传小组经常出去福传。

木兰:您是怎么接触到这个信仰的呢?
庞云兰:我侄女婿是个教友,我侄女嫁过去之后也信了教,当时我家里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,怎么都找不到解决的办法,我侄女就告诉我天主教能解决这个问题。认识天主信了教之后,乱七八糟的事真的就解决了。

木兰:什么事可以分享一下吗?

庞云兰:我信教以前,我们村里没有信教的,基本上都是拜邪神。村里有个塔,塔里有个庙,四周不管多远的村子,人们都会去拜,去上供。还有一些家里供邪神像的不想供了,也都放到那个庙里,里面乱七八糟的。之前,我和我儿子就是不能接近那个地方,就算是路过一下都会浑身不舒服。现在领洗知道有魔鬼,就感觉那时候,应该就是被魔鬼扰乱。那时,我被扰乱的整晚整晚的睡不着,一晚上不睡第二天也不困,但就是身体越来越差。我儿子被魔鬼扰乱是心脏不舒服,那时候以为是心脏有问题,去医院检查,医生说没什么问题。医院检查不出来,就去看虚病,也就是找那些会看像的给看。那时候我家里其实也是供邪神拜偶像的,我觉得就是因为供上这些神之后,我家里就开始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。后来信教了,请神父把家里那些神像都给清理出去,从那以后我的身体就好了。我儿子一米八大个儿,那时候才一百二十斤,看着弱不禁风的,领洗之后体重慢慢增加,现在已经一百四十斤了,家里的状况越来越顺。

木兰:您家是怎么开始供神像呢?

庞云兰:开始是我丈夫想供一个财神,那个时候他跑业务不顺,他说别的跑业务的都供财神,他就想供个财神财,“运气”会好一些。但我不同意,我跟她说请神容易送神难,他就是不听。其实那时候他就是想找一个依靠,当时我们那一个教友都没有,几乎家家户户都供邪神。供上财神之后,有人说我家老屋里有个佛,那个佛需要座,我们得给他按个香碗。再后来有个“香头”说我儿子是老母娘娘座前的童子,我们也得供个老母娘娘,就这样我家供的这些邪神越来越多,一个财神,一个佛,一个老母娘娘,还有一个观音。

木兰:那您家里供这些神像供了多久呢?

庞云兰:供了十几年,但供着也没什么好处,日子越来越糟心。

木兰:十几年,很长的时间呢,那您以前也不知道有天主教,您侄女怎么跟您说的您就愿意信教了呢?

庞云兰:我侄女是因为嫁到她婆家之后信的教,不过信的也不是很深,但她知道天主教挺好。她知道我家里这事之后,就跟我说,我家供的这些东西不好,要请神父帮忙清理出去。她就带我去教堂找神父,神父就跟我讲了很多,告诉我那些都是迷信什么的。

木兰:后来您就领洗了进教了吗?

庞云兰:没有,一开始我不愿意。天主教不让上供,我们一大家子都是信这种传统的民间信仰,我公婆也去世了,每到祭日或者什么特殊的日子都要上供,我担心我家里人不愿意,也就没想信。后来有人告诉我信佛也行,给我介绍了一个信佛的“高人”。说挺厉害,能解决我的麻烦。我给那个人打了好几次电话也没打通,后来就说要不给我介绍另一个,但我听着也像是我知道的那种乱七八糟的信仰,我还是会被魔鬼扰乱。我就又去教堂找神父了,但我还是不想进教。我就问神父能不能帮我把家里的东西清理走,但是我不信教。神父告诉我说,如果只清理,不信教,没有天主的保守,那些东西还是会扰乱我,我还是没有保护。我想了想,就决定回去找我爱人商量一下,毕竟我担心的是不能给我公婆上供,如果我爱人不反对,那我就信。回去跟我爱人说了之后,他竟然很爽快的答应了。说只要我身体能好,他不反对我进教。后来我就给神父打电话,神父答应第二天去我家里帮忙清理那些东西。但我心里有种预感,第二天要清走那些神像,晚上我应该休息不好,那些东西知道我想干什么,肯定会赖捣乱,果然,那天晚上我一夜没睡,不舒服的翻来覆去。但第二天神父来了清走那些东西之后就好了,感觉特别顺畅。后来我就领洗了。

木兰:您的家人和您一起领洗的吗?

庞云兰:不是,我是2016918号领的洗,我爱人跟我差了一个星期吧。我领洗的时候他不领,但我领洗之后魔鬼不扰乱我了,开始扰乱他,他开始整夜睡不着,后来他也领洗了,领洗之后就好了。我老公领洗之后就觉得天主教真好,天主唯一真神,现在他跟我一起在福传小组传教。我儿子比我们晚几个月领洗,他一开始挺反对,后来也是经验到有这个信仰才能让他脱离魔鬼的扰乱,就愿意相信了。

木兰:您说您现在在堂区的福传小组,您是什么时候开始福传的呢?

庞云兰:我领洗快一年的时候吧,那时候我们搬到了县城,经常去教堂,我就加入了福传小组。

木兰:为什么想要去传教呢?

庞云兰:其实我是稀里糊涂加入的福传小组开始福传的。那时候刚到城里,也没什么事,就经常去教堂,有一天教堂通知有一个聚会,我挺好奇是什么,就去参加了。参加完了之后神父说要分组,就是建立福传小组,我还是不知道是干吗,但也接受分配了。我们分配的那个组里有三个有福传经验的,剩下的三个,有两个新教友,其中一个就是我,还有一个还在慕道。我们当时要给小组选组长,那三个有福传经验的都出去学习了,剩下我们三个,神父就让我们做个祈祷,然后抓阄。第一次抓阄选中的是那个望教友,我们都觉得这不行啊,就进行了第二次抓阄,然后被我抓到了。我也不想当组长,那时候我才领洗一年,但神父说这是祈祷后抓阄的结果,是天主的意思,我不能拒绝这个结果。就这样,我是稀里糊涂参加了聚会,被分配了小组,还当上了组长。

木兰:但看您现在的状态可不像您说的那样稀里糊涂,您很有福传的热情,您的心态是怎么转变的呢?

庞云兰:是天主特别的召叫和祝福吧,其实我说稀里糊涂开始福传也不全是。我领洗之后就特别愿意跟人分享我的经历,特别愿意把天主介绍给不认识祂的人。在我老家那里,有很多和我有着相同经历的人,我就想通过我,让他们都摆脱以前那样的生活,相信天主。当时自己跟别人讲,也不知道这就是福传。但说实话,我以前是一个特别不爱说话的人,我见了人都不会打招呼的,那个时候我觉得,嘴除了用来吃饭,什么都不用干。领洗之后我逢人就跟他们说我的经历,真的是天主特别的拣选和赏赐。我是我老家第一个信教的,后来我传了三家都信了,还有一家也准备领洗。后来我搬到城里,就跟着福传小组传教了。

木兰:您都用什么方式出去福传呢?都跟别人讲什么呢?

庞云兰:我和我爱人是一个福传小组的,出去福传就开我们家车,他拉着我们小组。我和我爱人经营一家按摩理疗店,有这个手艺。周六日的时候我们小组一起出去,给别人做免费的按摩理疗,然后就跟他们分享。不过大部分时候还是在店里,去我们店里的很多都是身体有问题的,也有很多和我一样,家里拜邪神,身体莫名其妙出问题的。我们就跟他们分享,一开始也不会直接说让他信天主,我会讲我以前的经历,然后讲到我是怎么认识天主的,最后再给他们讲耶稣讲圣经里的话。大部分人都是接受的,所以在店里传的信的比较多。至于讲什么就是我上面说的讲我的经历,一开始福传的时候我也不懂道理,不懂圣经,就只是跟别人将我自己的事,后来懂一些了,才加上了圣经和一些道理。不过还是以自己的经历为主,因为我接触到的基本上都是跟我经历差不多的人。

木兰:您就分享自己的经历,他们就愿意相信了吗?

庞云兰:我们会跟他们一起祈祷,祈祷之后他们本来身体不舒服变得舒服了,就相信真的有耶稣。特别是我们经常去到一些烧香拜邪神的家,讲完之后他们愿意相信的话,就让神父过去,帮忙把他们家里的邪神像清理走,清理了之后觉得自己的身体还有生活更轻松了,也就愿意慕道领洗。

木兰:您福传到现在有多少人领洗了呢?

庞云兰:这个没具体算过,在我们店里福传成功领洗的有三十多个了,跟小组一起出去福传之前没记,去年圣诞节神父给我们布置了任务,我们才开始记的。我们小组去年跟神父报了今年要福传成功领洗100个,但今年因为疫情大半年没出去,领洗的人就比较少,到现在有28个领洗的,还有十几个在慕道。

木兰:这也不少了,你们真的很厉害,

庞云兰:能做成这些凭人的能力是不行的,得依靠天主的能力,没有天主,我们什么都做不了。有天主给的力量,每次出去福传,一起的人就说我跟打了鸡血一样。

木兰: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福传热情呢?

庞云兰:我也不知道,可能就是天主拯救了我,给了我自由,我就有这样的使命去让更多的人认识这位真神,通过认识天主,获得自由,越传福音我就越喜乐。

木兰:有没有遇到过什么挑战呢?

庞云兰:有遇到过不配合不愿意听的,一开始会追着人家讲,但后来就发现,那个人有没有心接受,其实是可以感觉出来的,再遇到不愿意听的,我就不会跟人家讲太多了,怕适得其反。被拒绝这些都没有打击我的福传信心,不过去年我还是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低谷期。

木兰:是什么原因呢?可以分享一下吗?

庞云兰:开始跟小组一起福传的时候,我们负责的定点村子,2017年到2018年,总是去那个地方,也没有领洗的。去年的时候还是收获很少,我的心情就特别不好,很失落。

木兰:那怎么走出失落重新建立信心的呢?

庞云兰:也是去年的时候,有一群门徒班的传教员去我们那里,我们跟他们一起去福传,他们身上的福传热情感染了我,让我重新又燃起了福传的心火。一直到现在我都很有信心,也加强祈祷,只有在天主内才能保住这份热情。

木兰:您在福传过程中有什么特别的经历吗?

庞云兰:特别的经历就是,有一次祈祷中天主提示我们要去一个地方传教,但这个村子以前我们没去过,听说那里很不好传,心里没底,不过想着是天主让去的,就去看看吧。我们一进村就看到福传会长了,他是那个村的,他看到我们挺惊讶,因为他们村可难传教了,不仅福传会长是那个村的,福传区长也是他们村的,他们都说他们村子里的人不好传。听了会长说这话,我们心里就有点打退堂鼓了,不过觉得来都来了,还是得进村看看。我们进去本来打算在一个人家多坐会儿就离开,却因为一个痴呆儿老是跟着,每到一家人家都不愿意让我们多待。就这样很奇妙的,我们辗转到了一个香头(烧香人的头)家。到他们家门口,香头老两口正坐在晒太阳。我知道那是香头后就想,这咱怎么能传动呢,但谁能想到呢,我一跟他们分享,那个老头特别开心,特别愿意相信耶稣。但是家里是老太太主事,老太太说等跟孩子们商量一下。我能看出来我说的那些都进到他们心里了,就说行,我们就上另一家了。到另一家家里没人,锁着门呢,我们就又回到老两口家。我跟老两口又说了一下,老太太这回很爽快的答应了,而且当天就要圣房子,把家里那些邪神清理出去。我就给神父打电话,神父到了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圣完房子之后天都黑了,我就让他们那些着急回家的坐车走了,我骑电动车回家。我自己骑车在路上,心里一点都不觉得孤单,就觉得耶稣和我在一起,哎呀,我的心里啊,别提多开心了。我一路唱着天主经,特别喜乐的回家。

木兰:真的是充满喜乐啊,回头去看您过去的经历,您有什么感受呢?

庞云兰:我就是感觉,没有天主活不了,没有天主的话,魔鬼就会来心里占地方。就是因为去年那段失落的经历,使我远离了天主一段时间,那段时间我就又开始难受。后来我通过学习和避静,又回到天主身边。经过那段时间我感受到,我这辈子可不能远离天主。所以我每天就用更多的时间看圣经,祈祷,听讲道,要和天主紧密的联系,要时时刻刻活在祂的庇荫下。

木兰:很感动的分享,再次谢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这次采访。

庞云兰:谢谢!为我们的福传事业祈祷。

(Visited 17 times, 1 visits today)